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体育投资网页页面 >第353章 :正文大结局

第353章 :正文大结局

池晚凉睁开眼睛,一时分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。

头有些晕。她记得她在影楼跟沐悠然挑婚纱照片。后来去了洗手间,出来的时候,一块手帕就那样捂住了她的口鼻。

她就那样晕了过去。

此时看着陌生的环境,一时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。

眨了眨眼睛,让自己清醒一些,终于让她看清楚了。

这是一间卧室,而她此时正睡在床上。她想起来,可是发现自己双手都用不上一点力气。

不光是手,她的脚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。完全不能动。

心里暗叫不好。这个人是想怎么样?她现在手脚无力,就算是想逃,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池晚凉急得不行,房间的门却在此时被人打开。

看到来人,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,可是只有一下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“是你?”

“是我。”夏楠希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下。拉过了她的手:“你好像并不意外?”

池晚凉看着她淡淡开口:“你并不像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。”

夏谦霄放弃了对沐羽彤的控诉,沐家暂时渡过了这一次的危机。夏楠希的报复落空,她定然不会就这样算了。

“你真了解我。”

夏楠希的话似叹息又是婉惜,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无奈。

池晚凉身体不能动,手任她握着,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强烈的感觉,夏楠希不会伤害自己。

“夏楠希,你收手吧。”池晚凉的声音带着几分善意。夏楠希却笑了,那个笑十分苦涩。

“收手?我也想收手,可是你告诉我,怎么收手?”

池晚凉不是她,无法理解从小被人看轻,被人当作私生子的悲剧。

她本就是一个高傲的人,看着母亲病重,为了她去做尽一切。如果是生来如此就算了,可是这一切,偏偏是因为人为,是因为沐家万博体育max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,万博体育max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,万博体育max官方平台是个全民可以参与的娱乐平台,万博体育max官方网页版是加拿大(CSC)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,万博体育maxPT老虎机下载极速、注册充值、免费试玩,体验高档的游戏!,因为夏谦霄。

这让她怎么能不恨?不怨?

“姑姑已经答应跟姑父离婚了。”池晚凉真心希望他可以收手:“你已经如愿了?”

“只是离婚就够了吗?”夏楠希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的。你以为夏谦霄就能逃得掉吗?没错。当年的事情,确实是沐羽彤弄出来的。可是如果他对我妈有多一点的信任。又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?你以为,我有打算放过夏谦霄吗?你别天真了。”

“你——”池晚凉这一下怔住了:“他可是你父亲。”

“父亲?”有跟没有差不多。害得母亲惦念一生,孤苦一生,她要这样的父亲作什么?

“夏楠希——”池晚凉想说什么,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。

她理解那种感觉,曾经她也特别恨。恨池启明。如果不是他负心薄幸,她又怎么会跟着母亲进了沐家?

虽然现在她跟沐逸枫已经苦尽甘来,可是曾经有过的阴影,却足足纠缠了她几十年。

“我恨沐家,我更恨夏谦霄。如果当年他对我妈稍微有点信任,如果他真心能知道我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就不至于害了我妈一生。”

也害了她一生。

让她孤独无依。更让她从小就厌恶男人。恨透了男人。

她从高中开始,就知道了自己的姓向。她知道这是不正常的,可是却没有办法去改变。

上大学的时候,她在学校里有个外号叫冰山美人。

天知道这并不是她愿意的,而是只要她看到那些男人的嘴脸,就会想到被父亲抛弃的母亲。这一切的一切,她怎么能不恨不怨?不去怪那个罪魁祸首夏谦霄?

“夏楠希。”池晚凉只看她的样子,就知道她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。

被她握着的手,拼命用力,池晚凉的声音带着几分劝慰:“放过自己吧。”

夏楠希感觉到了她那轻微的用力,她看着池晚凉,突然笑了。

“好。我放过自己,可是我要你陪我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喜欢你,我爱你。”夏楠希抚着她的脸,神情带着几分向往:“我知道你不会接受这样的感情。可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。你知道吗?那次在沐逸枫办公室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有不一样的感觉。你知道我有多恶心男人的碰触吗?可是为了让你讨厌沐逸枫,我忍着万博体育max为你提供各类好玩的单机游戏下载,万博体育max拥有完善的游戏平台,万博体育max官方平台是个全民可以参与的娱乐平台,万博体育max官方网页版是加拿大(CSC)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,万博体育maxPT老虎机下载极速、注册充值、免费试玩,体验高档的游戏!恶心为配合他的动作。因为我知道,他那时想羞辱你。只要你也讨厌他了,我是不是就有机会了。”

“我是真的很爱你,在我心里,沐逸枫跟我是同一类人。不过他运气好,是沐家的长子罢了。扣掉这个身份,他什么也不是。晚凉。我喜欢你,我想跟你在一起,只要你同意,我保证收手。再不跟夏谦霄,也不跟沐家为敌。”

池晚凉大为诧异,心里早明白夏楠希喜欢自己,可是此时听到她这样说,还是有些不能接受。

“夏楠希,我不可能喜欢你的。”

“为什么?因为我是女人?”

“不是。”池晚凉摇头,她对同性恋并无歧视:“因为我爱的人是沐逸枫。”

淡淡的一句,道尽了她的感情。夏楠希握着她的手一紧,神情有几分骇然。

池晚凉咬着唇,轻轻开口:“夏楠希。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人。每天被仇恨折磨,痛苦的是自己,放过自己吧,让自己好过一点。我相信姑父其实也知道错了。他如果知道当年你妈怀孕了,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抛弃你们母女的。我更相信他现在如果知道你的存在,一定会大为欢喜的。”

“是吗?”夏楠希冷哼一声:“我还是那句话,要我放过沐家,除非你跟我在一起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池晚凉再一次拒绝:“如果你真要执迷不悟,我不会阻止,可是我会跟沐逸枫还有沐家共进退。”

“你——”夏楠希有丝诧异,心里却想到了在影楼看到了,池晚凉一脸甜蜜的挑着婚纱的情景。她眼里的甜蜜,那样明显,就算是她看了,也忍不住妒嫉万分。

“我告诉你,你如果不跟我在一起,我也不会让沐逸枫跟你在一起的。”

这个话,有些赌气的味道了。池晚凉内心有丝无奈。

感觉着身体依然使不上劲,她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“你知道吗?我四岁的时候,我爸爸就扔下我不管了。”

夏楠希怔了一下,呆呆的看着池晚凉。

她不管她的眼神,继续开口:“小时候,家里很穷,我外婆生病了。要花好多钱去治。我妈每天去摆摊,赚的钱全部都贴进去,还不够。”

“我的生父,受不了这样的负担。跟他公司里的千金在一起了,抛弃了我妈妈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我爸爸带着几万块钱,扔在桌子上,要跟我妈离婚。那么多钱,在那个年代,看起来很多了。我妈不肯,我爸却执意要离。”

“我在外面听着,不想没有爸爸,上去抱着他的腿,求他不要走,求他不要扔下我跟妈妈。”

“可是我爸爸理都不理,他抬起脚一脚踢在我的身上,我被他踢得摔倒,额头撞在了台阶上。血流如注。至今额角,还有一个淡淡的疤痕。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,夏楠希下意识的去看她的发丝底下,果然,在那里看到一条疤。

“晚凉?”

“后来,我妈抱着我去看医生,却不想在路上出了车祸,撞我们的人,就是沐仲凯,我现在的爸爸。”

“爸爸欣赏妈妈的独立坚强,说要娶她为妻。我妈为了给我一个家,带着我嫁进了沐家。”

夏楠希只知道池晚凉是跟着宋曼贞嫁给沐家的,可是这当中的原由,却是第一次听说。

“我进了沐家,人人以为是灰姑娘入豪门,却不知道沐家的人有多讨厌我这个拖油瓶。”池晚凉说着有些感慨,想到沐逸枫小时候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。

如今看来,倒是充满了孩子气。

淡淡的语气,轻轻的诉说,没有房间去说沐逸枫有多过分,可是连夏楠希听着,都觉得沐逸枫简直不是人。

“每次被沐逸枫欺负的时候,我就在恨,恨我的生父。为什么他可以那么狠?为什么他可以完全不管我跟我妈的死活。如果不是他,我不会被人欺负,不会被人看不起。”

“每天晚上,我都会在恶梦中惊醒,我梦到那一脸的鲜血,那个恶梦,折磨了我足足二十年之久。”

夏楠希完全惊呆,呆呆的看着池晚凉,她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,眸光一片平静如水,仿佛在说的是别人的事情,可是只有她感觉得到,她的手心是微微颤抖的。

“沐逸枫这样对你,你还——”

还那么爱他。夏楠希气得不行。

“感情的事情,哪里说得清呢?”池晚凉叹了口气:“曾经,我很怕他,我以前个性确实有些问题,胆子小,自卑。我总觉得我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要我,还有谁会要我?骨子就自卑。时间越久,越不敢去面对人群。看起来就是一副小可怜的样子。也怪不得别人欺负我。”

“你——”夏楠希咬牙:“话不能这样说。又不是所有的人都顺风顺水,难道一个人出生不好,就要被人欺负吗?”

“你说得倒是不错。”池晚凉点头:“可惜,这个世界,大多数都喜欢乐观开朗,积极向上,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。像我那样的个性,真不讨喜。”

夏楠希沉默,她被生父抛弃,母亲早逝。何尝不是一心怨恨着别人,对谁都保持着距离?

“我一直恨他,恨得不行。”池晚凉的神情,终于有了一丝痛苦:“不光是他,还有沐逸枫。他们让我的变得很痛苦。”

“可是现在,我觉得那些痛苦,都不重要了。正是因为我经历了那些痛苦,所以我现在更明白真爱的可贵。沐逸枫是真的爱我,也许如你所说,他真不是一个良人。可是你知道吗?当我第一次,看着他笨手笨脚,在厨房里切菜,想为我做一顿饭的时候,我全部的心防都为了他打开。”

“我突然就觉得,这个世界上,有一个男人,肯为了我进厨房,肯为我洗手做羹汤。是多么大的幸福。”

也许沐逸枫今天依然骄傲,也许邞依然霸道。可是对她,他又何尝不是用尽了心思?

那样的天之骄子,为了她而改变,为了她小心翼翼,生怕惹得她不高兴。做什么事情,先看她的心情。

这样的转变,让她怎么不感动?

不需要他再多做其它人。他给她的,就已经是最好的沐逸枫了。所以她也愿意为了他,变成最好的池晚凉。

“楠希。我欣赏你。”池晚凉话锋突然一转,看着夏楠希:“或者说,我喜欢你。”

“你活得很率性,很直接。这一直是我没有的。我真的很羡慕很羡慕你。你为什么不将你的率性,直接一直保持下去呢?为什么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心呢?”

夏楠希沉默,看着池晚凉半晌,一言不发。她不说话,池晚凉也沉默。同样的一招,对付夏谦霄有用,她可不确定对付夏楠希也有用。

房间里的气氛一直有些怪异。夏楠希依然握着池晚凉的手,而她在拼命,想看看身体能不能恢复力气。

良久,良久,就在池晚凉几乎要放弃的时候,夏楠希终于开口了。

“如果没有沐逸枫,你会爱我吗?”

池晚凉怔了一下,最后坚定的摇了摇头:“不会。”

她爱的人,只能是沐逸枫,就算没有他,她也不可能爱上一个女人。

不过——

“我想,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。”至少,她对夏楠希是真的欣赏。

“是吗?”她愿意跟她做朋友,可是夏楠希却不满足。

对她来说,她贪心的想要更多。

“如果我一直不肯放你呢?”

“那么我对你的欣赏,会变成恨。”像是早知道她会问什么。池晚凉毫不客气的给了自己的答案:“我会恨你,如果你一直这样,我会恨你。如果你执意要跟沐家为敌,那我一定也不会跟你客气。”

这是她的态度,如果夏楠希肯就此收手,那么以后她们还能是朋友,如果她不肯。那么,她们注定要与彼此为敌。

夏楠希又一次沉默了。

她并不想放弃报仇,也不想让沐家好过。可是,她却真的不想看到池晚凉脸上露出对自己仇恨的神情。

一时有些纠结。

她要怎么做?

“晚凉,我是真的很爱你。”

“我知道,可是我跟你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我说了,我们可以当朋友。”

“是吗?”

夏楠希听到一阵脚步声,不止是她,池晚凉也听到了。

她突然笑了,低下头,看着池晚凉的眼睛轻轻的开口:“晚凉,我答应你,跟你当朋友。”

池晚凉脸上一喜,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能说服她,才想说什么的时候。夏楠希却倾下身来,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“你应该不介意,给我一个朋友之吻吧?”

池晚凉尴尬了,脸都红了,不管她介意不介意,夏楠希都已经亲下来了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房间的门,被人呯的撞开。沐逸枫站在最前面,看到眼前的场景时,拳头一紧,冲上去将夏楠希拉开。

如果不是不打女人,夏楠希此时一定已经挨了他的拳头了。

“逸枫。”看沐逸枫要对夏楠希发作,池晚凉赶紧叫住了他。

“不要。”

好不容易已经跟夏楠希冰释前嫌,要是再闹一场,难保不会让夏楠希改变主意。

“晚凉,你没事吧?”沐逸枫简直就要急疯了。只是短短几个小时,他却觉得自己是从人间跌入地狱。

他真的不敢想像,如果池晚凉有事,他要怎么办?

想到沐悠然曾经经过的危险。如果换了是晚凉——

他的恐惧,不言而喻。

直到此时看到池晚凉,知道她平安了,他悬着的心,终于放下来了,紧紧地抱着池晚凉,那个力气大得,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。

感谢上天,她没事。

太好了。真的太好了。

池晚凉感觉着他的心跳,看着他微微颤抖的身体。她知道自己把他吓坏了。

“我没事了。”

“你还说。”他今天真的被她吓得魂都没有了。要不是及时调取了监控,知道带走她的人是夏楠希,又第一时间赶来。

他真不敢相信——

想到夏楠希做的事情,他的目光如箭一般的扫过她。

才想说什么,后面跟他一起来的人,此时已经上来了、

要知道今天来找晚凉的,可不是只有一个。沐逸枫刚才最心急,车子一停下就冲了上来。而其它人速度比他慢。

夏楠希对沐逸枫杀人般的目光视而不见。却在看到进门的夏谦霄时,神情一冷,脚步一抬就要离开。

夏谦霄却挡在了她的面前。神情满是激动。他的手上还绑着绷带,可是此时却一脸激动,像个孩子。

“楠希?”

天啊,他是有多糊涂啊。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?

“闭嘴。”夏楠希的声音十分冰冷,一点也不给他面子:“你不配叫我的名字。”

“楠希。”跟在夏谦霄身后的,是脸色略带几分怯意的朱娅,在两个人身后,跟着沐悠然和商昊南。

他们第一个知道池晚凉不见的,不想贸然惊动家里的长辈,所以就先来了。毕竟这段时间,沐家出的事已经够多了,如果可以尽快找到池晚凉,能不惊动长辈,就不心动。

至于夏谦霄则是沐逸枫叫来的。他来之前作了最坏的打算。如果夏楠希不放人,那就把夏谦霄抬出来。

就算夏楠希真不管不顾,怎么也要给生父一个面子吧?

可是谁知道,夏楠希根本不在意夏谦霄。更不在意那个朱娅。

“别叫我。”瞪了朱娅一眼,夏楠希的目光如刀,让朱娅忍不住又缩了缩身体。

沐逸枫跟池晚凉一直都以为朱娅接近夏谦霄是夏楠希的意思,可是现在看这个样子。分明不是。

两个人怪异的样子,不但池晚凉跟沐逸枫看不懂,沐悠然跟商昊南也看不懂。至于夏谦霄,脸色也是一脸惊疑莫定。

“楠希——”

朱娅此时有些尴尬,可是却还是执着的站到了夏楠希面前,轻轻的开口:“对不起。请你原谅我。”

“原谅?原谅你什么?”夏楠希冷哼一声,神情带着几分不屑:“原谅你背着我爬上这个老男人的床?还是原谅你背叛我?又或者是要我原谅你的自作主张?”

“你不要这样。”朱娅的着她的手:“我,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才想帮你啊。我——”

“够了。”夏楠希气得不行:“你以为我要你帮吗?你以为我会高兴看你送上门给这个老男人吗?朱娅,你真太看得起我了。”

她的仇,她自己会报,用不到任何人来帮忙。

朱娅眼眶一红,几乎就要哭出来了,夏楠希心里恨得不行,甩开了她的手:“滚开。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。”

“楠希。”朱娅急了:“我不敢了。我不跟他在一起了好不好?你原谅我。不要生我的气。”

她的语气,已经近乎讨好了。夏谦霄接到电话的时候,沐逸枫说夏楠希绑架了池晚凉,让他来一趟。

而朱娅刚好在边上听到了。她怕夏楠希有事,所以什么都顾不得了,眼巴巴的跑过来。

此时唱的这一出,让在场的其它人,都看不懂了,尤其是夏谦霄,他看了夏楠希一眼,又看了朱娅一眼。

“你。你们认识?”

什么意思?他喜欢的这个女人,是女儿派来故意接近他的吗?

“楠希。你。你们——”他不愿意那样想,可是在刚才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,夏楠希眼中的恨意。她恨他?

为什么?

“是啊。我们认识。”夏楠希看了朱娅一眼,丝毫不掩饰眼里的愤怒跟憎恶。

“小娅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没有一个男人喜欢被骗,更不要说夏谦霄这个已经被自己的妻子骗了几十年的人。

“小娅,你自己解释,还是要我来说?”夏楠希的语气带着一分幸灾乐祸。夏谦霄难看的脸色,无疑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报复的快感。

虽然这种报复不是出自她的授意,可是她依然很高兴看到夏谦霄吃瘪。

“楠希。”小娅慌了:“你原谅我。”

“哼。”夏楠希根本不给她机会,向前一步站在夏谦霄的面前。声音极冷:“你不是想知道怎么回事吗?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。”

手一伸,一拉,将朱娅拉进了自己的怀里,看着夏谦霄。

“这个女人。是我的女朋友。听清楚了。是我的女朋友。”

朱娅脸红得不能再红,却不能动作,夏楠希也不会让她动作:“对了,你知道什么叫女朋友吗?我是百合。也就是你们所知道的同性恋。朱娅,是我的恋人。”

什么?

在场的人,脸色均是一震,池晚凉跟沐逸枫就算知道夏楠希是个同性恋,可是,朱娅是她的女朋友这种事情,还是大大的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尤其是沐悠然,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、

这一切,也太让人震惊了吧?

夏谦霄的脸色十分难看。他虽然不是卫道人士。可是,对同性恋,却有一些不喜。而现在竟然告诉他,他的女儿是个同性恋,还有他最爱的情人,竟然也是同性恋?

“小娅,你——”

“你知道吗?她真的很爱我啊。她爱我爱到知道了我对你的恨,知道了我的身世之后,傻傻的跑去找你,想为我出气,帮我报仇。”

拉着朱娅的手突然一松。夏楠希的神情带着几分厌恶。

“你是不是很震惊呢?夏谦霄、你也会有今天吗?”

被自己所爱的人,至亲的人背叛。是什么样的滋味?现在,他也尝到了吧?

夏谦霄的脸色十分难看。垂在身侧的手,握了又紧,紧了又握。瞪着夏楠希半晌。竟然找不到话来说。

可是夏楠希却不会就这样算了。身体又向前一步。

“夏谦霄,这几十年你做过恶梦没有?你有没有梦到过,那个被你抛弃的可怜的女人是怎么生活的?你有没有梦到过,她在你看不到的时候是怎么样无助,怎么样痛哭的?”

“你没有对不对?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?没法错。沐羽彤确实罪该万死,是沐家的人一手操纵,让我妈受了那么多年的苦不假。可是你呢?如果当年你肯稍微相信一下我妈,如果当年你肯稍微用心一点。而不是听沐家的人片面之词。我就不会被人笑私生子。不会那么早就失去妈妈,更不会因为讨厌男人,就成同性恋。这一切,都是你造成的。是你啊。”

夏谦霄身体一个不稳,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没有摔倒,商昊南及时扶了他一把。瞪了夏楠希一眼,眼里有明显的不赞同。

可是夏楠希已经顾不上了。她的眼睛泛红,双拳紧握。白|皙的手背此时青筋冒出,身体都微微颤抖。

跟自己说要看开是一回事,真正接受是另一回事。

“她——”

她指着朱娅,神情愤恨:“她是我的女朋友,她不想我天天活在仇恨中。傻傻的跑去找你,要为我报仇。”

目光如刀一般转向了朱娅: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就没有问过我,要不要你帮我?”

曾经她是真的爱过朱娅,在学校里的时候,朱娅是第一个不嫌弃她是私生女。跟她愿意在一起的人。

跟她一样的是,朱娅在小时候被继父***过,从此变得十分讨厌男人。

她们两个人,同病相怜。对朱娅,她是真的有感情的。可是没想到,朱娅竟然会自作主张。跑去找夏谦霄。

“楠希,你原谅我。我——”朱娅说不出话来了,脸上带泪,看起来满是委屈之色。伸出手就要拉着夏楠希的手。

“绝不。”夏楠希甩开她的手,神情咄咄逼人:“你一开始或许只是想为了报仇。可是后来呢?”

她怀上了夏谦霄的孩子。那说明什么?

“你背叛了我。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背叛我的人。”

“楠希——”朱娅已经是要哭出来了。而这戏剧的一幕。让在场的其它人全部呆若木鸡。一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。

尤其是池晚凉。虽然清楚朱娅可能是夏楠希指使才接近夏谦霄的,可是眼前这个样子——

“不要叫我。”夏楠希深吸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,看着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的夏谦霄,内心涌起的不是复仇的快意,而是一阵悲凉。

复仇果然是柄双刃剑,伤人又伤已。

脑子里闪过母亲临终前的话。

“楠希。不要恨你爸爸。他也不是故意的。你原谅他。去认了他吧。”

她自己倾心爱过的男人,她还是懂的。她相信如果夏谦霄知道了夏楠希的存在,是一定会认她的。

当时她是怎么回答的?她说,她不会原谅夏谦霄的,永远不会。

夏楠希是恨夏谦霄,可是更恨朱娅。

她背叛了她。而她最恨的,就是别人的背叛。

“朱娅,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?不会、我只会恨你,恨你的背叛。我永远不会原谅背叛我的人,。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。”

扔下这句。她不再看在场的其它人,迈步走了出去。

夏谦霄受到惩罚,沐羽彤离婚。她应该算报仇了吧?

为什么心里却这样苦呢?

真真是苦不堪言。

夏楠希离开,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。

夏谦霄的脸色十分难看。怎么说他也是长辈,却在几个小辈面前,被自己的女儿,玩弄于股掌之间。怎么不让他觉得颜面扫地?

朱娅在夏楠希离开之后,身体一软,坐在了地上。

她个性胆小又怯懦。在那些被人欺负的日子里,都是夏楠希为她出头,夏楠希个性强势,说话做事像个男人一般。

是她帮了自己一次又一次。

就是因为这样,两个人才在一起了。夏楠希真的很照顾她。她想报答,所以去接近夏谦霄,就是为了把夏家搞得分离破碎。

可是夏楠希却不赞成。阻止了几次之后,夏楠希再不管她了。

而现在,她彻底的失去了夏楠希了。

从此以后,再不会有人像夏楠希那样照顾她,爱护她了吧?

池晚凉从头看到尾,真真唏嘘不已。情之一字,最是伤人,不管是同性或者是异性。真诚对待感情都最重要。

怪不得夏楠希一直不肯放下复仇的心,原来她曾经爱的人也背弃了她。

而她向自己表白,她又拒绝了。

突然之间,池晚凉对夏楠希,生出无限的同情。

夏谦霄看着坐在地上的朱娅。一开始他也不是没有疑惑,这样一个年轻的女人,怎么肯当人家的第三者,又不是为了钱。

数次他为她买名牌,或者是给她钱,她虽然表面上很开心,可是眼里却没有丝毫愉悦。

后来她说,她爱的是他的人,而不是他的钱。他还一度感动了很久。

却不想,这一发,竟然是个陷阱。这个女人的存在就是为了替女儿报仇?

一时之间,他百感交集,却连一句指责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因为刚才夏楠希的句句指控都说得在情在理。他有理由在知道真|相之后,把一切怪到沐羽彤的头上。可是退一步说。如果他当初可以多信任一点夏楠希的母亲。

如果他再用点心,就不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。

说穿了,他确实有责任。

所以,现在让他说什么都是空的。指责夏楠希吗?自己欠了她的。

指责朱娅吗?她为了他,把身体赔进来,还失去了一个孩子?

指责沐羽彤吗?如果没有自己的不信任。沐羽彤又怎么会有机会呢?

绕了一圈,他发现最应该要指责的人,竟然是自己。

身体又是一个踉跄。商昊南赶紧扶着他,沐悠然也上前搭了一把手。

他看着身边的两个孩子。神情满是憔悴。池晚凉将他的神情一一收入眼底,突然开口。

“姑父。你有时间在这里自责,为什么不想着弥补呢?”

夏谦霄身体一震,下意识看向了池晚凉,她的=目光清澈如水,灿若星辰:“姑父,夏楠希半半生过得确实很苦,没有父亲,又过早失去母亲,为什么你不想着去补偿呢?”

“人心都是肉做的。只要你真的想当个好父亲。我想她会原谅你的。”

说得好,沐悠然在边上点头。天下无不是的父母。

骨肉至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相信夏楠希时间久了,会想明白的。

“姑父,只要你给那个咳表姐时间,我想她会原谅你的。”

叫表姐怪怪的。沐悠然这样想,却觉得,好像是这样叫吧?应该是吧?

她看了商昊南一眼,他对着她眨了眨眼睛,那个样子,带着几分赞许。

夏谦霄怔了怔,突然苦笑。是啊。他活了大半辈子,竟然不如一个小辈看得透。对着池晚凉点了点头,转个身,他没有再多作停留,离开了。

他一走,朱娅的身体僵在地上,想到刚才夏楠希脸上的痛苦,心里口一阵又一阵的痛,最后站了起身。

是的,有时间在这里伤心难过,不如想着弥补。就算夏楠希这辈子都不原谅她,她也要让让她知道自己此刻的想法。

朱娅也离开了。

悠然拍了拍手:“好啦。戏看完了,好走了。”跟着商昊南要离开,却又看了池晚凉一眼:“姐姐,你不跟我去挑婚纱了吗?”

“我——”池晚凉倒是想去,不过:“我被夏楠希下了药,身体动不了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沐逸枫这才发现,池晚凉一直偎在他怀里没有动过: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“说什么?”池晚凉白了他一眼:“我刚才哪有机会说?”

从夏谦霄出现到现在,这一系列的事情,哪一件在她的预计之内?这戏看得是一出接一出。哪有时间说?

“我送你去医院。”沐逸枫抱起了池晚凉:“也不知道是什么药,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。”

“不用了吧?”池晚凉的手脚还是没有什么力气。可是现在感觉已经好了多了。

“一定要。”

沐逸枫只要关系到池晚凉的事情,就会特别紧张。更不要说池晚凉被人下了药,谁知道那个药有什么危害?

“我——”

“姐姐,你就听大哥的吧。”沐悠然也跟着帮腔:“这药都让你不能动了,可大可小,赶紧去检查一下。”

池晚凉拧不过,被沐逸枫带去了医院。

幸好,医生说没什么事。只是一般的迷|药。等药效过了,就会恢复正常了。

这让在场其它人,都松了口气。

“我就说没事吧。你们就爱紧张。”池晚凉躺在床上,此时手脚还没恢复,只好先在家医院休息,看样子,今天婚纱照也拍不成了。

沐悠然笑了笑:“姐夫紧张你嘛。”

她突然改口,引得沐逸枫一怔,沐悠然却笑得更灿烂:“你说,我是叫你姐夫好,还是叫你大哥好呢?”

“你啊。”她撒娇的样子,引得商昊南一阵无奈:“都要当妈的人了,这么不稳重。”

“本来就是啊。”沐悠然又不认为自己错:“这件事情很严肃啊,为什么你们都不想想呢?还有啊,以后姐姐有了孩子,你说是叫妈外婆呢,还是叫她奶奶呢?是叫爸爸外公呢?还是爷爷呢?你说是叫我阿姨呢还是姑姑——”

“停。”池晚凉被她绕进去了,感觉头都痛了。沐悠然这再说下去,她都要晕了,看了商昊南一眼:“昊南。悠然回来之后好像都没有去产检,现在刚好在医院,你不赶紧带她去检查一下?”

“啊。”沐悠然愣了一下,突然跺了跺脚:“姐姐,你好狡猾。”

就这样把战火引到她身上来了。

“本来就是。”池晚凉再听她说那些称呼,只觉得人都晕了:“昊南,悠然可是折腾了这大半天,你还不赶紧——”

“是啊。”商昊南是真的想到了,悠然回来还没有做过产检呢。

不管沐悠然反抗。带着沐悠然去检查了。

而半个小时后,商昊南跟沐悠然一起听医生说的结果。

“挺好,胎儿很健康。已经过了头三个月了。以后只要小心一点,就没有大问题。对了,记得定时来检查。”

听着医生的话,商昊南的神情闪过几分怪异。

“医生,你说什么?”

什么叫过了头三个月?沐悠然怀孕,不是才一个多月?

“我说已经过了头三个月了。胎儿已经稳定了。没有大问题,以后每个月来检查一次。”

医生显然很有耐心。毕竟,像这种刚刚当爸爸,听说老婆怀孕就傻掉的男人,她看了太多了。

“三个月?”商昊南又是一愣。沐悠然却一脸喜色:“谢谢医生。我会注意的。”

医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。沐悠然一条一条认真的听着,可是商昊南显然不在状态。

直到从医生那里出来,他还有些神游。

“昊南,你怎么了?”沐悠然的脚步往着病房的方向去,她还要去找姐姐呢。

“悠然。”商昊南突然叫住了她,就在刚才,他很快的想明白一件事情。

就是他被骗了。被展少凡骗了:“你怀孕了?”

“当然了。”沐悠然一脸他是傻瓜的样子看着他:“你不是早知道了?”

“不是。你怀孕了?”孩子不是展少凡的。是他的?

天啊,商昊南3突然反应过来,用力的抱住了沐悠然,在走廊上转了一个圈:“悠然。你怀孕了。”

按时间推断,那个孩子是他的。是那次在沐悠然的房间里有的。

“商昊南。”他这是发什么疯?沐悠然有些无奈,有些甜蜜。

那天在自己家里没看到他有这么大反应,这个时候再来激动。是不是晚了点?

“悠然,你怀孕了。”还是那一句。引得沐悠然一阵白眼:“商昊南,你就不能说点新鲜的?”

“我。我要当爸爸了。”

商昊南换了一句,却还是一样的意思、那话里的神采。引得沐悠然一阵娇嗔。却又觉得十分开怀:“是啊。我怀孕了。你要当爸爸了。”

“悠然。悠然。”商昊南高兴疯了,紧紧的抱着她不肯放:“悠然。我爱你。我爱你。”

他激动的样子,引得走廊上一些路过的护士跟病人都纷纷侧目。沐悠然受不了了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快点放我下来啦。”

“悠然,我太高兴了。”商昊南虽然不介意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。不过得到这样的结果,还是让他很意外,很高兴。

心里有些怪自己,沐悠然个性单纯。如果孩子真不是他的,又怎么可能那样快乐的宣布他要当父亲的消息呢?

想来,还是自己的错。抱着沐悠然,神情有丝愧疚:“悠然,对不起。”

“傻瓜。又说什么傻话?”

“悠然。我爱你。”商昊南搂着她,神情十分坚定:“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当一个好丈夫,好爸爸,给你一辈子的幸福。”

“嗯。”沐悠然可从来没有怀疑过他,商昊南本来就是一个有担当的好男人。

“走吧。找沐逸枫去。”这个消息,还没告诉沐逸枫跟雷思帆,相信他们知道了,一定会很意外的吧?

商昊南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虽然是冬天,不过外面阳光灿烂,天气真是好啊。

沐悠然任他牵着自己的手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说的,就是他们了吧?

她的人生,从一出生就有商昊南参与,以后,也会一直有他相随,人生得此有情人,夫复何求?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